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五代十国的内乱为何趁势而起的契丹没有入主中原的实质性行动
发布时间:2021-08-19        浏览次数:        

  唐自安史之乱后,国力开始走入下坡道,虽然短暂中兴,却又经过牛李党争与太监专权导致中央瘫痪与不稳,进而加剧地方藩镇割据的局面成型,形成尾大不掉的形势。加之黄巢之乱的冲击,使得唐廷最后一点尊严也被打掉,统治已是名存实亡!经朱温篡权夺位建立后梁,中国形成五代十国的混乱局面,开始了五十余年的内战。

  按理说这是中国混乱与虚弱的局面,趁势而起的关外契丹人,也就是辽国为何没有趁虚而入,抢占中原的统治权呢?其实不是契丹人不想,而是不能,或者说准备不足与实力不允许。不能说中原内战而就实力虚弱了,在当时的环境中,是中原的内战,使得契丹得以建国与独立,也得以利用宝贵的时间进行低调发展,最后才逐步形成对于中原的威胁,而这都需要时间的积累与沉淀,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唐朝鼎盛时期曾短暂统一过草原,并对草原实行羁縻政策,只是好景不长,由于缺乏有效的统治与管理,草原部落还是各行其是,自我独立发展。直到安史之乱后,唐廷对于草原心有余而力不足,草原部落得以自立并逐步强大起来。甚至开始威胁唐朝的内统治区,而唐朝为了自身的统治有时不得不求助于草原各族,助其平叛,如回纥两次出兵帮助唐朝,使得唐朝虚弱状态被展现。

  契丹部落就是在唐廷衰弱之际,趁势而起开始逐步统一内部的部落,并积蓄力量得以发展。在唐朝利用自己的余力打压下,使得几个冒头的草原部落被打破,使得契丹人开始占据原有强势部落的地盘,得以发展。说白了就是捡漏,由于初期表现的顺从而不被列入打压目标。而当时的契丹比较弱小,使得其得以生存与延续,也就是说唐末契丹的威胁不大。

  直到中原彻底内战,中原王朝更换频繁,短短五十年就换了五个朝代,使得战乱的中原得不到休养生息的机会,从而给予契丹人以机会,大量逃难的中原民众跑到契丹部落得以生存,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的先进技术与知识分子,帮助契丹人进行体制的革新,改变原来落后的农奴制,使得契丹开始了政权方向的正规化发展,形成了势力极广的王朝,并开始建辽国以扩张。

  只是作为初起的政权,在五代十国前期也并不是当时的后梁与后唐的对手,要知道自唐玄宗开始的募兵制导致藩镇割据的出现,伴随着的是军力的增强,在前期的契丹扩张中契丹人的武力并不强,时常被北部边关的节度使欺负,根本就没有实力与势力与中原王朝叫板。一方面是唐廷的威严,另一方面是即使内战但募兵制的威力并不弱。在心里优势与武力值高的情况下,契丹人的野心被打垮了。

  但是中原内战的激烈程度加剧,使得内战的强度与频率十分高,进而导致边疆的精锐逐步内调参与中原争霸。尤其是到激烈处,后唐节度使石敬瑭为了满足自己的个人野心,把关乎中原王朝命脉的幽云十六州作为筹码,出卖给契丹人从而使得中原王朝与草原势力的竞争中始终处于被动与防守状态,之后一直受制于人。

  契丹人帮助其取得胜利建立后晋,但是这种出卖国权的行为,使得两者之间实力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契丹人得到扼守中原势力的养马地与中原边地的屏障,同时获得燕云之地的资源与人才资源,加速自己政权的根基与实力增长,逐步立足于中原之地,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此后对于中原的威胁不断加大。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后晋后来与契丹人反水,也导致本身的灭亡,加大了契丹人的野心,只是后来又碰到了不世出的天才雄主后周世宗的掌权,意识到契丹人的威胁,通过与契丹人的一战,彻底打垮契丹人的野心,并开始逐步整顿内部势力与资源,整军备战,讨伐幽云十六州,以驱逐契丹防守长城一线为目标,彻底封死契丹人的侵略跳板。只是战争进行到一半时却英年早逝,幽云十六州只收到一小半就不得不遗恨而归,成为以后中原王朝的遗憾,直到明朝时才得以回归。香港内部二肖。但是这一战却把契丹人打怕了,再也不敢窥视中原,意识到了自己的差距。

  同时契丹人内部也经历了比较严重的内部权力之争中,内乱的消耗与外部的威胁,使得契丹人开始了内部保守的稳定中。等到契丹内部稳定与视线开始向外转移时,香港新港彩唯一官网。中原王朝却突然形势大变,北宋突然完成了统一,结束了内部五代十国的混乱局面,使得契丹再要入侵就不得不面临整个中原王朝的力量对抗。

  这一特殊情况使得契丹虽然占有主动权,却不是以前那样随意拿捏了。而北宋也经过统一后,开始积聚实力全面北伐以其克晋全功,收复对中原王朝威胁最大的幽云十六州,彻底扫清草原部落对自身的威胁。为此不惜进行几次北伐,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对于契丹的威胁确实很大。也让契丹意识到了北宋的实力与底蕴,反观契丹人却没有那么强大的底蕴,一场战争过后得需要很久的时间才能恢复。这也让契丹对于入主中原的野心被遏制,后来的澶渊之盟就是契丹人真正的目的。所以说不是契丹人不想入主中原,而是真的没有实力能够入主中原。

  五代十国虽然是中国又一个混乱的时代,但是再怎么混乱,却也不是周边少数民族所能承受与控制的,如果不是出现石敬携这样的民族败类,契丹人占据不了幽云十六州,那么它能否一直强大都还是个问题,即使占据了幽云十六州,但是面对分裂局面的中原王朝却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周世宗柴荣的打击,使得契丹人的野心功亏一篑。后来北宋统一与北伐更是对于契丹人造成很大的威胁与困扰。

  中原分裂尚且不能入主中原,而一旦统一即使再虚弱但是数量上与民族立场上的较量却不是契丹人所能比拟与承受的。总得来说契丹人的成功不是自身努力的结果,而是受到唐朝内部混乱后对于草原失控,且打击威胁最大的部落后,使得草原真空带被其捡漏才逐步成型,又因中原内乱而接收其人才与资源才得以发展。加之幽云十六州的意外收获,才有了他崛起与叫板的底气。其本身并不是有多么的强大,一旦中原统一他的优势就不在了。